【POI-Shoot】Filet Mignon


時間點在S3E17根裝電子耳之後。

請慢用w



Filet Mignon

七十二小時即將過去了。
根開始思考該安排什麼方式和肖見面。
是在街道轉角的美麗邂逅呢,還是槍林彈雨中英雌救美?
又或是先匿名把她騙到高級的餐廳,請她一瓶上好的美酒,接著再穿著性感服裝,驚喜現身?

就像下棋一樣,她反覆思考了各種對策。
並不算是拿不定主意,更貼切地說,是她享受思考的過程。
後來她想了一個她覺得簡單直接,自己又能相當樂在其中的方法。
機器只給了7%的成功率,幾乎可以說是否定的結果,但她毅然決然。



肖醒來時發現有隻手壓在自己身上,她正被人從身後環抱著。她全身一震,但旋即從驚嚇中冷靜下來。她不耐煩地將那隻手從身上甩開。

起床的時間遠超過她預定。

難道是因為被人擁著睡眠感到太過安心,以至於舒適地像個嬰兒般沉睡?
天殺的--當然不是,她的床頭櫃放著用過的針筒,顯示她被人打了一劑,全身肌肉都浮出使不上力的倦怠感。
犯人如此明目張膽,讓她忍不住覺得犯人是不是非常希望她重操舊業。
花錢雇人殺自己,聽說這檔事根以前也不是沒做過。
也許根真的很想死在她手裡也不一定。
其實也不用花錢,只要根說出這願望,她使命必達。

--這輩子她從沒感覺自己為了誰這麼熱心過。

「早安,甜心。」
根對肖甜美地笑著,身上穿著寶藍色的背心,露出了她的鎖骨和一部分的胸膛。
不知道算不算得上賣弄性感,總之肖看起來只把她當作棉被的一部分,表情沒有一丁點動搖。
「已經是下午了。」
肖惡狠狠地瞪著根,目光灼熱,恨不得自己的眼睛能像超人一樣發出光波殺人。
「妳到這裡幹什麼?」肖用著有點大的音量質問。
「啊……別這麼大聲,溫柔點,我耳朵痛呢。」
根說話時故意微微噘嘴,那讓肖殺意更盛。
肖不語地瞪著她,她只好繼續說話。
「妳瞧……當妳早上醒來的時候,發覺身邊有一個人陪伴,妳感到平靜,安心,而且溫暖。忽然間,妳意識到這就是幸福。不覺得很棒嗎?」根的模樣就像是說著溫馨童話的妖精一樣無邪可愛。
「不,我只意識到這就是殺意。妳的神會告訴芬奇妳的號碼,而他們也不難猜到加害者會是誰。」肖的眼神冷漠而毫無情感,彷彿是內裡已經腐壞掏空的爛樹幹。
「喔莎敏……妳偶爾也該替自己想想。」根露出關懷而溫柔的神態,說她曾經當過心理醫生想必也不會有人質疑。
「妳才該替自己想想。」對於應該珍惜自己生命的這件事。
「我很遺憾妳不喜歡我給妳的這份禮物。」根一臉抱歉地說。
肖的白眼瞬間翻到天邊。
「告訴我妳來幹嘛,不然我拿妳當靶子。」
「聽著真令人亢奮。」根的嘴角高高上揚。
還沒來得及眨眼,根已經被肖單手用力掐住脖子,同時肖的右手多了一把黑黝黝的手槍對著根的臉。
「是這樣的莎敏……」
根好像完全感覺不到威脅。
她看起來就像奔竄飛躍在樹林間的松鼠,又或是在炫目河面下悠遊的魚那樣樂觀地微笑,並且慢慢地說著話。
「妳也知道已經過七十二小時了,我的耳朵需要換藥。但我笨手笨腳的,所以想找個美麗的醫生幫忙。」
「我給妳三秒鐘滾出我房間。」
肖鬆開掐在根脖子的手,但槍口依然對著她。
「好吧,我走。」
根意外乾脆地從床上坐起身。
「連我買來放在冰箱的菲力也一併帶走。」
肖的眼神恍惚了一下。
根平靜地邊說邊掀開棉被,爬下床。
「我知道妳不煮東西,連平底鍋也沒有,所以我一併買來了。」
肖朝往瓦斯爐迅速瞥了一眼,那裡確實多了一個陌生的平底鍋。
「本來想親手煎給妳吃,但看來妳不想要……我和菲力不會再留下來給妳添麻煩的。」根相當抱歉地說。
「等等,妳再說一次?」
「我現在就走。」
「我問妳和誰?」
「菲力牛排。」



根正在煎蒜片,那味道極香,香得令人抓狂。
「好了沒?」肖催促著。
睡了過長的時間,飢餓像個龍捲風襲擊著肖的肚子。龍捲風激烈扭動,旋轉著要吸進週遭的東西,但她的肚子裡什麼也沒有,所以龍捲風好像開始將周圍的肉壁攪進去一般,讓肖開始疼痛起來。

她快餓死了。

「好了沒啊??」
三十秒後肖急躁地又催促了一遍。
「有點耐心啊,甜心。」
根把煎好的蒜片撈起來,放上紙巾吸油,接著才開始要煎牛排。
「牛排才是重點!!」肖心急地忍不住來回踱步。
光是看著生肉鮮美的顏色,肖的唾液就已經分泌不止。
「好的,妳別急嘛。」
根嘴上這麼說,實際上卻是對肖這副可愛的模樣樂在其中,想盡可能地拉長吊胃口的時間。
根小心地控制火侯,抓準牛排翻面的時機,煎出了淺褐色微焦,色澤熟度都剛好的完美牛排。
根還先將盤子用微波爐溫熱過,好讓牛排放上盤子時不至於降溫過快。
肖早就在一旁蓄勢待發,看根把牛排放上盤子,她已然伸出雙手等著接過。
但根卻把盤子高高舉起,不交給肖。

「魔法料理,還差最後一道咒語。」根露出調皮的笑容。
「什麼?」肖用力皺起眉頭,就像要將兩邊眉毛縫成一線似地。
「一個吻。」

肖以前覺得自己的吻只是廉價的東西,沒有感情,不具太大意義。
現在卻覺得彌足珍貴,一點也不想給根。
但為了菲力牛排,她什麼都無所謂了。

當根彎腰把臉湊向肖,肖旋即附上再隨便不過的一個吻在她唇上,然後搶了盤子就走。
這讓根感到失望。
她以為能再折磨肖一次,卻沒想到只要有牛排就能輕易得到肖的吻。



肖讓根坐在椅子上,她則站著幫根處理傷口。
她用紗布沾了生理食鹽水,放在根耳後的敷料上,讓黏住傷口的舊敷料能夠順利撕下。
相當長而可怕的一道泛紅疤痕。
一般人或許會難以直視,或許會心疼,但肖並沒有產生任何情緒。

「妳裝得這東西,能讓妳聽得到嗎?除了機器的聲音。」

肖熟練地替根清洗,消毒傷口。

「曾經有人對妳說,妳不是沒有感覺,妳就像是音量調低了,就像是舊磁帶一樣。」根說。

肖愣了幾秒,同時停下手上的動作。

「我聽得到--」

根抬起臉望著肖,就像貓咪伸了一個懶腰後靜悄悄地鑽進人的臂彎裡那樣柔軟地微笑著。

「妳的聲音。」

這已經不是肖第一次隱私外洩。
之前機器甚至連她的敏感帶都告訴根,對人一點基本的尊重都沒有。
她真是受夠這女人和機器聯手了。

FIN.





後話:只是一個想抓住一隻肖得先抓住她的胃的概念XD
附上一張空豆ㄉㄉ的美味圖給大家當甜點w


150802_3.jpg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