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新刊試閱:我想要看瑪瑟琳對PB哭哭→空瓶子

                   空虛有若一只大瓶子。

            如果瑪瑟琳的孤寂深不見底,我會將它一點一滴填滿。





《空瓶子》



她來找我,斷斷續續的說著今天寒冰國王去她的住所發生的事情。
我知道她和寒冰國王在一起又快樂又寂寞……就像是看著比自己更悲傷的自己。

「他還唱了一首關於公主的歌,而妳就是他的副歌,實在是很白痴。」

我輕輕握著她的手,靜靜看著她故作輕鬆的笑容。
或許他已感覺不到那些疼痛了,但妳還在為他承受,只要想到這點就令我覺得難受。

「邦妮,妳不要討厭他。」

或許是我不小心表情嚴肅了,才會令她這麼說。

「我知道,我不討厭他,而且妳已經說過不只一遍了。」

我試著對她露出微笑,但她似乎沒有為我所感,反而無精打采的緩緩低下頭。

「在他眼裡的我不再是我了……但或許他能一直記得妳,那也很好。」
「瑪瑟琳,就算現在的他想不起以前,只知道妳是個很會寫歌、唱歌的瑪瑟琳,妳還是妳啊,妳不需要煩惱什麼。」

她仍沒有抬起臉,只是默默應了一聲。

我當然知道她要煩惱什麼。
共有重要的記憶卻被單方遺忘的話,怎麼樣都不可能不感到失落沮喪的吧?
何況對於寒冰國王那種半失心瘋的孤獨哀痛,她也無能為力。
但我還能說些什麼才好呢?……我不知道。
其實我是不可能完全理解的--彼此疼惜相伴,從末日活到這一刻……卻被忘卻的感受。

看著像個孩子般失望的瑪瑟琳,就讓我心中起了無限的憐憫。
只是那樣的憐憫加之在所愛的人身上,似乎就會稍許的轉換為另一種情感。
我將她拉向自己,給她溫柔擁抱。
輕揉她的黑髮,我想親吻她。
……這種時候如果這麼做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安慰?
或許不能夠算是吧。

只是想要她知道有我在,如果她很難過很失望,還有一個人伴著她。
或許我只是希望當我存在,她的悲傷就不再,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

她慢慢伸手回擁我的時候,或許掉了些眼淚,我感覺一道微小的熱息在我肩頭。

「瑪瑟琳……」

我知道她聽著我,但無力回話。
我將嘴靠在她耳邊,嗅著她淺淺的髮香輕聲細語。

「……我愛妳。」

她抱緊我,在我肩上低聲哭了。

「我不想有人離開我……也不想再被忘記了……」

太悲哀的話語聽來就像淌血的傷口。
但是瑪瑟琳的脆弱,我會全部承受。

「我會在妳身邊。」

空虛有若一只大瓶子。
如果瑪瑟琳的孤寂深不見底,我會將它一點一滴填滿。



【此篇試閱完。】


買書這邊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