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新刊試閱:我想要看瑪瑟琳偷襲PB→大腦所不能理解的概念

 瑪瑟琳喜歡用指甲輕輕劃破邦妮貝爾粉色的肌膚,看著少許的血液從傷口流出,再用舌頭徹底舔舐。

              或許那就像有些人喜歡掏耳朵的快感吧。


            邦妮貝爾對於這件事,既不特別喜歡,也不特別討厭。

              當然心理多少覺得瑪瑟琳有點變態。





《大腦所不能理解的概念》節錄


最近噢噢澳大陸正舉辦足球賽,每晚都熱烈直播。各種不同種族湊在一起比賽,踢起球來真的是各出奇招,五花八門,相當有趣。
她們會吃著零食薯條看比賽,一起尖叫或嘆息,也替球隊歡呼或惋惜,偶爾也會打賭哪支球隊獲勝。不過也會有比賽進行節奏慢,兩邊僵持不下,久未得分的球賽出現,就像今天刺刺隊對上軟呼呼隊,刺刺隊已經把球踢破十九顆,軟呼呼隊則是球員一直被球打爛而下場,是個不斷中止的荒謬戰局。像這樣的比賽難免比較催眠,是以有時候邦妮貝爾看著看著就會不小心陷入小盹,直到球賽精采處瑪瑟琳尖叫歡呼之類的她才會再驚醒。
常常瑪瑟琳精神正好時,反而是邦妮貝爾想睡時。

這時候,邦妮貝爾會很安心地躺在瑪瑟琳懷中。
其實之前瑪瑟琳沒想過兩人會是這樣子,而她很喜歡這個樣子。
邦妮貝爾不同於以往態度強硬,而是會像隻小貓般溫馴地依偎在她懷裡。
瑪瑟琳喜歡在這時候摸摸她的頭髮,或是親親她的臉。
而今天盯著邦妮貝爾的睡覺的樣子,心裡卻冒出其他念頭。

--大概是想要多一點肢體接觸這樣的想法吧。

她把手掌放到邦妮貝爾的臀部上,然後從臀部滑下,撫摸邦妮貝爾的大腿。
邦妮貝爾雖然穿著短褲,但對瑪瑟琳的行為卻沒有任何反應。
瑪瑟琳轉而握著邦妮貝爾的手腕,輕輕提起了她的手,接著用指甲刮過她手背的肌膚。
瑪瑟琳的指甲能像貓爪一樣在肌膚上劃出輕淺而不至疼痛的血痕。
大概是某一次玩鬧時她在邦妮貝爾身上抓出傷痕之後,她就喜歡上了這件事。
喜歡用指甲輕輕劃破邦妮貝爾粉色的肌膚,看著少許的血液從傷口流出,再用舌頭徹底舔舐。
說不上來是因為覺得有趣或是會感到興奮,總之她喜歡看著那樣的畫面,也喜歡舔舐邦妮貝爾的血。或許那就像有些人喜歡掏耳朵的快感吧。

邦妮貝爾對於這件事,既不特別喜歡,也不特別討厭。
當然心理多少覺得瑪瑟琳有點變態,但如果瑪瑟琳想要那麼做她倒也不會拒絕。
可惜這次時機不太對。

「我累了,瑪西。」

邦妮貝爾翻身躺著,面向瑪瑟琳,她並沒有好好地睜開眼,而瑪瑟琳正在舔著她的手背。

「所以不可以嗎?」瑪瑟琳收回舌頭,神情有些失望地說。

邦妮貝爾這才緩緩張開眼看著瑪瑟琳,她望著瑪瑟琳,嘴上慢慢露出了笑,接著伸出雙手摟住瑪瑟琳的頸子將瑪瑟琳拉向自己。
預想只是輕輕一個吻。

但瑪瑟琳卻回抱著她沒有鬆手,吻了她數遍後,順勢將舌頭伸進邦妮貝爾嘴裡。



【此篇試閱完。】


買書這邊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