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新刊試閱:我想要看面癱又糟糕的希斯特利亞→平行世界入口



       「若是克里斯塔能夠幸福的話,我就算再也不能出現也沒關係。」--希斯特利亞‧雷斯。


     「說什麼取代不取代的,妳們兩個都很重要,誰也不必取代誰,誰也不准消失。」--尤彌爾。


             「希斯特利亞?那是甚麼?是人名?還是地名?」--克里斯塔‧連茲。





《分生》試閱






她就這樣無預警地出現。
像是空地上一夜築起的高樓。

那晚我一人在書桌前用著電腦,燈已熄,室友克里斯塔在一小時前就睡了。
當克里斯塔爬下床鋪時,我下意識地認為她只是要去上個廁所,所以我頭也沒回。
然而她微涼的手指突然從身後觸碰了我的臉頰,我訝異地抬起臉看她,而她望著我的表情就像是在觀察著某種新生的動物。

「這就是尤彌爾。」

克里斯塔的臉上少了某種生氣,多了某種寧定。
較平常低穩的音調,稍微讓我感覺有些陌生。

「半夜在說甚麼莫名其妙的話呢。」我半瞇著眼看她,心想克里斯塔現在是在夢遊嗎。

「能夠親自接觸到妳,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話雖這麼說,她臉上表情卻相當平淡。

平常克里斯塔是不太會主動和我肢體接觸的,更不用說是摸我的臉了。現在這個,大概是腦子睡壞了的克里斯塔吧。不過若說是夢遊的話,講話如此清晰也挺令人惶恐的。

「妳到底在說甚麼,想尿尿快點去吧,難道還需要我牽妳嗎?」
「嗯……也許起床第一件事應該是想上廁所才是,但是現在並不想,大概克里斯塔睡前上過了吧。」

克里斯塔?

「喂,突然說什麼『克里斯塔』啊?克里斯塔不就是妳自己嗎?」
「我不是克里斯塔。不過,那個果然是尤彌爾想做的事吧。」

她否認的樣子,看起來不像在開玩笑。更何況,曾經以為康尼的光頭是真的長不出頭髮,以為莎夏貪吃是她真的有四個胃,以為艾倫中二是因為他只有中學生年紀,以為米卡莎如此強壯是她男扮女裝,以為萊納臉那麼老是小時候曾食物中毒,那個不論我說的玩笑如何荒謬愚蠢,總是會當真的那個克里斯塔,本身就是個不懂玩笑的人啊。
所以現在這狀況豈不是更讓人搞不清楚了嗎?

「不,我現在才不想上廁所呢,只想搞清楚妳腦子出了什麼問題。」
「我是說,」她把手提起到我眼前。「尤彌爾果然想牽克里斯塔的手吧?」

我呆愣住,身體不自覺向後退縮了。
這絕不是我那位清純的克里斯塔會說的話。

「……妳誰啊?」

感覺喉頭略乾,不由自主地嚥了口唾液。

「告訴我妳的秘密,我就告訴妳我的名字。」她面不改色地說。
「我不懂妳在說甚麼秘密,現在到底是在演戲還是甚麼整人遊戲?別鬧了,克里斯塔。」

她稍微停頓了一下,那短暫的時間之中她的視線露骨地審視著我。克里斯塔那樣不保留的眼神,直視人眼卻沒有一絲退卻閃躲,我以往從未見過。

「妳應該很清楚克里斯塔不是這樣的人吧?」
「唔……」話語卡在乾澀的喉嚨裡。
「雖然克里斯塔遲鈍,但在我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來,事情很明白,常常欺負她,但又在小地方偷偷照顧她,只對她特別,尤彌爾的行為和彆扭的小學生差不多。」

我所熟悉的,克里斯塔的那張臉孔,用著我全然陌生的口吻,說著理直氣壯,毫不客氣的話語。但與其說她不懂說話婉轉,倒不如說她像是個與世隔離者,沒想過別人的感受,也沒想過有別種說話方式。

「……喂喂……」我完全信服了……這個人不是克里斯塔。是誰把我的克里斯塔給掉包了啊?「妳到底是誰啊……」
「我不是說了嗎,告訴我妳的秘密,我就告訴妳我的名字。」
「妳想知道什麼啊……?」
「妳對克里斯塔的想法。」她肯定地說。

面對面近看著,對焦還是很模糊,這陌生的談吐,難猜的思路,無從衡量的態度,令人手足無措。
暫時似乎只能順從了。

「她是個……讓人費心的笨蛋。」
「嗯。」像是聽著別人的事,她不帶特殊感情的淡淡應了一聲,等我繼續說下去。
「可以為別人的事拋棄自己性命似的,是個不夠珍惜自己的傢伙。」
「嗯。」她仍是簡單的這麼一聲。

我有點尷尬了,她的一雙眼看著我,彷彿機器人似的眨也不眨。

「還想知道什麼?」我無奈地說。
「喜歡她嗎?」她單刀直入。

真是無語了。

「挺喜歡的。」我說。

她本來平板的臉蛋轉為輕淺如微風般的笑容。

「我叫希斯特利亞‧雷斯。」







平常我的鬧鐘都設得比克里斯塔晚,但因為整夜都睡不好,當克里斯塔的鬧鐘一響我就跟著起床了。

「……早安。」

我坐起身望向對面床鋪,克里斯塔看起來比平常疲憊的揉著眼。

「早安。妳今天怎麼這麼早起呢?」

她恢復了以往細柔的語調,昨夜的一切彷如逼真的長夢。

「在那邊的是克里斯塔嗎?」

她動也不動的看著我,像是在思考自己有沒有聽錯我說的話,最後她回頭往牆壁方向看了一下,又轉回來看我。

「這房間還有別人嗎?」她一臉單純的問著。

沒錯,這個白痴是克里斯塔。跟昨晚我所見到的那個,叫做什麼……雷……希特……還是希斯亞利安……啊,是希斯特利亞啦,跟那個名字超長,相當難一次記住的傢伙絕對不是同一個人。

「……沒什麼,別在意。只是妳頭髮凌亂到我有點認不出來。」
「尤彌爾!」

我只是隨口說說,但她卻尷尬地趕緊用雙手撥順自己的頭髮。
果然是我再熟悉不過的那個克里斯塔,今天被欺負的反應依然可愛。


「昨晚睡得好嗎?半夜有醒來嗎?」

我們倆並排面對鏡子刷牙時,我又問。
她對我的關心露出狐疑的眼神,泡沫稍微的掩蓋了她小巧的嘴唇。

「睡得挺好的,都沒有醒來,但卻不知為何還是很想睡呢……」

之後她打了好幾個呵欠。
走去教室的路上,我還是不放棄的試探著。

「克里斯塔,妳聽過希斯特利亞嗎?」
「那是甚麼?是人名?還是地名?」她表情十分認真的搜尋起腦海中所知的單字。
「…………是最近國外新開的一家炸雞店。」
「……為什麼尤彌爾會去注意國外的炸雞店啊?」她愕然的望著我,好像我是個再莫名其妙不過的生物。
「妳管我。」我加快腳步走在前面,再問下去怕顯得自己才是笨蛋了。
「尤彌爾!」
「幹嘛?」我頭也不回。
「如果有一天尤彌爾要去吃的話,我也要去!」

克里斯塔的腦袋肯定是病得不輕,所以才會分裂出另一個聰明點的人格吧?



在學校一整天,克里斯塔都沒有出現任何異常。
仍舊是那個絕不在上課時打瞌睡聊天,會去幫忙值日生擦黑板抬餐桶,會把餐後點心拿去餵莎夏,不好意思丟掉男生情書,管秩序時捨不得把任何人的座號寫在叉叉下的好心笨蛋。
她還是其他人眼中的女神,態度溫和親切,和昨天那像機器改造人的傢伙完全不同。
無可否認地感到心安了。
畢竟那個人格突然出現的話,全班同學、連老師都會驚慌失措吧。雖然我從不覺得克里斯塔是如大家所說的女神,但形象如果在瞬間這樣崩壞,大家或許會留下一輩子的心理創傷也不一定,搞不好還會怪罪是我欺負她才害她變了樣子,麻煩事當然能夠越少越好。
又或許,一切也都是我的幻想,希斯特利亞不會再出現,就到此塵埃落定了也說不定。

「晚安,尤彌爾。」
「晚安。」

克里斯塔今天也像過去每個夜晚那樣對我道了晚安後上床。
而我還不能就此安心,仍在自己亮著燈的書桌前耐心等待,畢竟昨晚希斯特利亞也是在克里斯塔睡著後才出現的。
一個小時過後,克里斯塔除了熟睡後平穩的呼吸聲外,沒有任何動靜。
我似乎更加相信,希斯特利亞只是一場夢。雖然我一點也沒有頭緒,我的潛意識為何會製造出那樣的克里斯塔。
昨夜幾乎沒睡,雖然有在學校斷斷續續的補眠卻仍是不足,睡意襲上,我漸感疲憊,趴在書桌上,不一會兒也跟著睡著了。

下一次張開眼時,天還是黑的,有人輕輕地撫摸了我的頭。
我恍惚地醒轉,克里斯塔站在我身旁。
我緩慢轉頭向上看她的臉,幾乎要脫口而出道早安。

「我還以為妳不會再懷疑我的存在。不過要是以後每晚尤彌爾都這麼等著我,我也會感到高興吧。」

當晚,還有之後的無數個夜晚,希斯特利亞都代替克里斯塔來見我。




【試閱完。】


--希斯特利亞的出現鳩竟會給尤彌爾的感情帶來甚麼變化?
--一個身體裝有兩個人格,彷彿一張划算的二合一遊戲卡匣,尤彌爾鳩竟要二選一還是腳踏兩條船呢?

讓我們買書看下去。



買書這邊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