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nture Time】校園短篇- Sweet Girl

這篇被指定的校園PBMPB是送給八重光同學的生日賀文。
為了恭喜她老了不再是1字頭~喔齁齁齁齁~~~~~
雖然遲到了不過還是誠意十足喔!!
生日快樂啦小鬼!!


昨天和可愛的聊AT,於是兩人成了PBMPB戰線www
是的,我並不覺得M一定是攻,一定得擺在PB的前面wwww
PBMPB就是我們覺得這一對彼此可攻可受的證明XDDD
或許有人會堅持M是攻,
但我認為只要有愛,攻受是沒有限制的!!!wwww(ㄍ

這篇比起前幾篇口味應該算比較重(?)<<雖然好像也沒很重ww但是目前我還無法寫太重啊ww
從這篇大概可以窺知一二我心裡認為的PB跟M是怎樣的人了www

M超少女的wwwwww(ㄍ
寫M時能夠爆粗口這點也很開心 (欸

至於PB嗎
就是粉紅色切開來裡面都是黑的........wwwwwwwwwwww

到底標題的Sweet Girl是哪一位呢?我已經分不清楚了ww(ㄍ


總之,嗯,雖然一開始對於平行世界要寫短篇苦惱了很久去構思設定,
不過真正動筆寫起來卻很順手w

希望大家也喜歡這個平行世界的PBMPB了XDDDDDDDD

我最近真的AT中毒很嚴重www
而且嚴重養分不足.............


希望越來越多人能一起來創作AT呢

x21Ip.jpg


馬尾M喔齁齁齁齁齁!!!!!!!!!!!!!!
感謝阿空(空豆)的熱情繪製wwww
Sweet Girl


噢噢噢高校有一位化學教師,其名為邦妮貝爾。她以超凡的才智,年紀輕輕就取得了博士學位。現年二十三歲的她擁有絕倫的美貌,一頭粉紅色的長髮蓬鬆柔軟,那頭長髮飄逸時就有如孩童的幻想般旖旎夢幻,更不用提她身上渾然天成的美妙氣質,優雅,睿智,溫柔,成熟。
無怪乎幾乎整間學校都為之風靡。
她到噢噢噢高校任教已將近一年的時間,擔任一年P班的化學教師兼導師。以她的聰明與人緣,在這間學校幾乎做甚麼都無往不利,雖是新上任也沒有遇過甚麼困難她無法克服,唯獨一件事例外。

--那就是班上的萬年留級生,瑪瑟琳。

沒有人知道瑪瑟琳真正的年齡,當過十幾年還是幾十年的一年級生?
大家只知道她應該很老,看起來卻永遠不老。
時間無法在她光滑的肌膚和白皙的近無血色的臉上留下任何一絲皺紋。
實際上她會出現在教室的頻率也極少,一個禮拜三十五堂課,若是她出席有到達五節課邦妮貝爾就要謝天謝地了。(通常她一天之中至少會意思意思出現一堂課,若是一個禮拜不到五堂那就代表她連學校都沒有來了。)
在邦妮貝爾接下導師職位時,為了讓班級安然上軌道,她當然要處理萬年留級生的問題。好長一段時間她都在和瑪瑟琳糾纏不清,嘗試高壓管控,嘗試懷柔政策,但不論如何軟硬兼施,她始終無法將這個頑皮任性,如風一般難以掌握的學生收服。
(說是學生,實際上瑪瑟琳恐怕不知道比她大上幾歲?)
事態發展至今,她們兩人的關係已變得十分微妙。
彼此之間多了一份交情,不是一般的師生關係,但也算不上好朋友。
絕對不算。
會說『微妙』就是因為對邦妮貝爾而言,她暫時無法定義的關係。


時間是下午第一節課,這個下午邦妮貝爾照慣例有兩節空堂。
她走在教學大樓西北側的走廊,如豆腐般白淨平整的走廊十分安靜,只能偶爾聽到稍遠方有學生在上課,念課文之類的微小聲音。
這一帶是一連串的實驗教室,若是這段時期的課程沒有實驗實作,是不太會有人靠近這邊的。

柔和的白色陽光從左方穿越無人的實驗教室透入走廊。
邦妮貝爾身穿實驗白袍,左手抱著兩本書與數張文件,腳步不急不緩,規律的踏著優雅的步伐,黑到發亮的高跟鞋整潔俐落,在地上敲出了清脆的聲響。

扣。

扣。

扣。

扣。

她來到了走廊盡頭,此處的最後一間實驗教室,接著從大大的口袋裡掏出了一串鑰匙,十隻樣式相似的銀色鑰匙,上面分別標有A~J的字母。
她以編碼J的鑰匙打開了實驗教室的後門。
寬敞的實驗教室有八大張實驗桌,前方和一般教室一樣有黑板,教室後方則有四個鐵櫃,其中三個鐵櫃近似正方形,上方是玻璃櫥窗,可以看見裡面有各式各樣的實驗器皿工具跟化學溶液,下方則是抽屜式的櫃子。與其他三個鐵櫃不同的第四個鐵櫃,是個長寬比例頗有差距的窄型鐵櫃。鐵櫃寬度約莫六十公分,高度將近兩百五十公分。上方並無玻璃櫥窗,只有單格拉開式的鐵門板。
邦妮貝爾將手上拿的東西放在最靠近的桌面上,而後走近了長方形的窄型鐵櫃。
她將手放上鐵門板的凹槽。

安靜的吸了一口氣。
然後拉開了鐵櫃門。

--長髮少女的屍體就在裡面。



喔,不,那不是屍體,雖然很像屍體直直的立在鐵櫃之中,烏黑長髮低垂,如簾幕般遮掩了臉龐,但那其實是穿著學生制服,正在睡覺的吸血鬼。

雖然瑪瑟琳極少出現在教室,但是對邦妮貝爾來說--要找到她並不難。
當然實驗教室的鐵櫃並非長久以來都是瑪瑟琳的寢室,而是某次邦妮貝爾獨自來到實驗教室,她躲在裡頭嚇邦妮貝爾,惡作劇大成功之後,她在實驗室出現的頻率就變高,久而久之這鐵櫃也成了她的寢室之一。在那之前,身為萬年MIDI社社長的她最常翹課睡的鐵櫃當然是MIDI社社辦的鐵櫃。

此刻瑪瑟琳在狹窄的鐵櫃之中低著頭動也不動。

「真是的,妳還要睡多久。」
邦妮貝爾無奈的嘆口氣,眼見對方一時也不會清醒,於是她將鐵門又關上,回到擺放書本的實驗桌前拉出椅子坐下,安靜的翻閱起書籍。今天看的書本是關於人體解剖,封面是十分真實噁心的人體剖面繪製圖。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大概也沒有很久,兩人自然而然形成了這樣的模式。

像是等待彼此。
但或許誰也沒有在等待彼此。
至少她們自己並不這麼認為。
至少對方沒有出現她們也不會太在意,對方出現了她們也不會特別覺得欣喜。
就是自然而然的存在而已。

『要和學生溝通最好的辦法就是培養感情!』傑克一臉老成的說。

傑克和邦妮貝爾同為老師,是她的前輩,同時也是一隻狗。
傑克有時說話十分老練可靠,有時行事又相當誇張無厘頭,雖然並不太能讓人放心,但牠活潑搞笑的性格確實很受學生歡迎,牠和邦妮貝爾不同,牠是真正和學生打成一片的那種老師,就連最好的朋友都是學生。

邦妮貝爾起先只覺得那是個蠢方法,不,或許一般而言是通用的,但她要面對的可是瑪瑟琳--一個全校最囂張跋扈的學生。她是瑪瑟琳的導師,但瑪瑟琳從未叫她一句老師,不是『邦妮貝爾』就是『邦妮』,好似她與自己是平輩似的,根本不懂尊師重道。
她第一天上的第一堂化學課,上課不到十分鐘,瑪瑟琳說了一句『無聊死了。』就笑著離開了教室。
--是的,笑著。
她知道其實瑪瑟琳並不是真的感到不耐煩或厭倦,而是恣意妄為,想做甚麼就做甚麼罷了。
瑪瑟琳過於自我的行為對邦妮貝爾造成莫大的羞辱,她在那當下手足無措,竟不知要喝止還是挽留,就默默的讓瑪瑟琳離開了教室。
那讓邦妮貝爾第一天就在新生面前沒有面子。
跟瑪瑟琳這樣的人相處,理智都不夠用了,還哪來的精神培養感情?
更為難的是萬年留學生瑪瑟琳根本一點也不在意成績,因此成績也無法作為要脅。
瑪瑟琳來學校的目的似乎就只有一件--那就是和社團的朋友玩音樂。
瑪瑟琳雖然總是翹課,卻是社團裡的大人物,她所帶頭的MIDI社亦是校園中最熱門最大的社團。
後來邦妮貝爾創立了科學研究社,廣受學生歡迎的邦妮貝爾當然也立刻招來為數眾多的學生入社。本來獨大的MIDI社團出現了競爭者,彼此的摩擦勢必也無可避免,搶場地,搶經費,搶社員。

兩人這將近一年的對立抗爭,說來話長。
總之兩人能走到如今這一步,對邦妮貝爾來說當真是想也沒想過。


不知不覺下午第二節課的上課鐘響了。
邦妮貝爾依然專注在閱讀之中,她已經看到如何切開心臟卻不讓心臟停止跳動的實作章節,這令她心情有點雀躍。

……
…………

靜謐中,身後鐵櫃似乎傳來了微小聲音。

「邦妮。」

她聽到熟悉的聲音喚著她的名字。
……總算醒了。

「欸,邦妮,幫我把窗簾拉上。」
那一點都不像拜託人的口吻。
「妳進去之前怎麼沒拉上呢?」
邦妮貝爾動也不動,仍是背對著鐵櫃。
此時午後陽光斜射,教室灑滿盈盈亮光。
「因為麻煩。」
「……麻煩別人就不麻煩?」
邦妮貝爾語意間透露著不願幫忙的訊息。
「好啦,我忘記了嘛!幫我把窗簾拉上啦!」
「那…………」邦妮貝爾悠悠哉哉的從坐位上起身,轉過身走到瑪瑟琳所在的鐵櫃之前。「說『謝謝』。」

砰!
鐵櫃之中傳來拳頭打在鐵板上的聲音。
邦妮貝爾面不改色。

「邦妮貝爾!!」瑪瑟琳大聲說。那口氣聽起來像是要將鐵櫃給砸碎。
「我在。」
「……………………謝謝。」鐵櫃中傳來不甘心的啐一聲。
「不客氣。」邦妮貝爾臉上露出十分甜美的笑容,她時常對人那樣笑著。只是瑪瑟琳知道,那笑容看似親切,其實未必真切。

邦妮貝爾輪流走到左右兩方窗邊,將教室後半部的窗簾都拉上,實驗教室一下子暗了一半,空間前後像被切割開來似的一半黑,一半白。
瑪瑟琳推開鐵櫃門板,輕溜溜的從鐵櫃裡飄出,在半空中拉長身體,伸了個懶腰。
接著她飛到窗邊邦妮貝爾的上方,伸出具有尖銳長指甲的手掌抓住邦妮貝爾的頭頂。
「我要吃了妳!」
「少無聊了,瑪瑟琳。」
邦妮貝爾毫不在意的將她的手拍掉,逕自走回原位坐下。
「妳才無聊!變得一點都不好玩!」
瑪瑟琳不悅的雙手交叉在胸前,一臉無趣。
「我對於自己讓妳覺得好不好玩一點也不在意。」
邦妮貝爾拿起書,繼續看著心臟的解剖圖面。
「哼,我要吃早餐!」
瑪瑟琳說著飄到邦妮貝爾身後,手一探將邦妮貝爾的泡泡糖頭髮抓下一塊。
「瑪瑟琳!!」
邦妮貝爾轉過上半身瞪著她,而她只是毫不在意的將邦妮貝爾的頭髮拿到嘴邊吸食,頭髮上的粉紅色迅速消褪,變成了白色的泡泡糖。
「妳一點都不好吃。」瑪瑟琳搖搖頭失望的抱怨。
「瑪瑟琳!!!」
看著邦妮貝爾怒氣更盛,瑪瑟琳立時就如孩子般笑得開心。
「唉呀唉呀,我看到美味的東西了!」
瑪瑟琳興奮的說著,身體靠向前,她幾乎是貼著邦妮貝爾的背,下顎壓著邦妮貝爾的右肩將臉湊向了邦妮貝爾手中的書本。

--鮮紅的心臟圖片。

「不行!不行!這個不行!!」
邦妮貝爾慌張的反抗著,然而她根本阻止不了瑪瑟琳,瑪瑟琳花費不到一秒就將整顆心臟變成全白。
「吃飽了~」瑪瑟琳滿意的笑著,離開了邦妮貝爾身上。
「…………………………」邦妮貝爾沉默的看著失去顏色的白色心臟。

或許紅色的東西在瑪瑟琳眼裡就都只是食物,但是書在邦妮貝爾眼裡卻是無價之寶。書是邦妮貝爾多重視的東西,瑪瑟琳大概無法理解,但只因為無法理解就不重視,那才是最令邦妮貝爾受不了的地方。
這下她可是真動火氣了。

「……甚麼都可以,只有書不行。」
「啊?」
「只有書不行!妳懂不懂啊!」邦妮貝爾氣急敗壞的對瑪瑟琳大吼,接著抄起書走到教室前半部的實驗桌坐下。
那一頭陽光照耀,是瑪瑟琳無法跨越過去的空間。

邦妮貝爾雖氣卻不願離開這間實驗教室,只因她覺得這是屬於她的地方,如果有不開心該離開的人也應該是瑪瑟琳。
她低頭看書,氣的不願再看瑪瑟琳一眼。

……
…………
…………其實沒那麼嚴重。
就算失去了紅色,書本還是可以閱讀的。
……可能真的氣過頭了吧。
不管是誰弄壞了她的書,她或許會責備,卻都絕不至如此憤怒。
……為什麼是瑪瑟琳就無法控制呢?
她不喜歡面對瑪瑟琳就容易失控的自己。
……而且,生氣太沒價值了,只是讓瑪瑟琳更高興而已。

「邦妮,妳該不會這樣就生氣了吧?」

看吧,就像這樣,即使她真的覺得受傷了、覺得難過生氣了,瑪瑟琳根本也不會當一回事。
哼。

「欸,邦妮貝爾,不過就是一本書好嗎?」

滾出去!
……邦妮貝爾差點這樣衝口而出。
但她還是甚麼也不說。

於是實驗教室變得安靜無息。
幾分鐘之間沉默重重的覆蓋。
她幾乎要以為瑪瑟琳已經離開這裡。

「邦妮……我賠妳一本一模一樣的書好不好……?」

……邦妮貝爾懷疑傳進耳裡的聲音是否為瑪瑟琳所說。
因為那過於低聲下氣了。

……過於,低聲下氣……

在她猶豫要不要看看瑪瑟琳時,整間實驗室又沉默無語了。

……好吧。
只要她道歉就好了。
只要她道歉,就原諒她吧!

邦妮貝爾終於抬起臉,瑪瑟琳在昏暗的另一邊,盤腿坐在她正對面的實驗桌上……眼眶泛紅,眼波晶瀾。

……
…………
………………
……………………What!?

「瑪瑟琳!妳怎麼哭了?」

邦妮貝爾錯愕的從椅子上起身,接著迅速走近瑪瑟琳,但是瑪瑟琳比她更快,站起身一騰空已如風一般竄回鐵櫃之中,並且牢牢關上門。

「我才沒有哭!」她在鐵櫃中大聲說。
「妳明明就哭了!」邦妮貝爾追到鐵櫃前說。
「妳是書看太多!眼都花了吧!」
「那妳幹嘛要逃走?」
「我才沒有逃走!」
「不准妳躲在裡面!要哭就出來哭!」邦妮貝爾用力的拉動鐵門,但她的力量如何贏的過吸血鬼?鐵櫃雖然搖晃,卻絲毫沒有能被開啟的跡象。
「去妳的!就說我沒哭!!」她不甘心的大吼。

--她當然是哭了。
邦妮貝爾非常確定。
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邦妮貝爾知道瑪瑟琳其實並不如表面那樣帥氣瀟灑。
瑪瑟琳內心其實柔軟又纖細--甚至更甚邦妮貝爾。

只不過,
只不過…………
她沒想過瑪瑟琳會因為她而哭罷了。
瑪瑟琳一定死也不會承認吧。

「那妳就出來吧,為什麼要躲在裡面?」
「我不要,我不要見妳這個愛生氣的小氣鬼!」
「妳說甚麼!?明明是妳--……」邦妮貝爾本來又要激動起來抗辯,但念頭一轉忽然冷靜了下來。「……好吧,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那麼生氣……我也有問題,抱歉。」
鐵櫃一時似乎尷尬的無言以對了數秒鐘。
「妳幹嘛道歉啊!?噁心死了!!」
聽到瑪瑟琳這麼說邦妮貝爾還是忍不住情緒又起。
「瑪瑟琳!妳也有錯!」
「我知道啦!!!」
「要不是妳………………啊?」
「我知道我有錯,妳不要再囉哩巴唆的了!」

…………到底是怎麼樣啊。
邦妮貝爾蹙起眉頭,無可奈何的盯著鐵櫃,不知道該接些甚麼話。

「…………對不起。」

鐵櫃之中傳出低微的道歉聲。

「我不接受。」邦妮貝爾說。
「妳說甚麼!?」瑪瑟琳在裡頭傻眼的瞪著門板。
「除非妳願意和我談一件事。」
瑪瑟琳並不知道鐵櫃外的邦妮貝爾無聲的露出狡獪的微笑。
「……啊?」
「我今天聽說了一件事。」邦妮貝爾說。
「有屁快放。」瑪瑟琳不耐的說。
「瑪瑟琳之前在學校有一個男朋友叫艾許,這是真的吧?」
「啐!妳又在調查我!」
「這才不是調查,這是偶然聽到的。」當然事實上是打聽來的。
「放屁。」瑪瑟琳不屑的說。
「是甚麼樣的人呢?」邦妮貝爾畢竟年輕,她這時的表情就跟所有少女探聽八卦時會有的興奮神態一模一樣。其實她今天會來到實驗教室,除了看書之外,一方面就是想問問瑪瑟琳這件事。
「我為什麼要跟妳談感情?好噁心。」
「因為妳不談的話我也不接受妳的道歉。」邦妮貝爾理直氣壯,故作嚴肅的說。
「………………」瑪瑟琳不甘心的沉默了一陣。「是個討人厭的傢伙。」
「喔?難得聽妳說討厭我以外的人,那倒是讓我很感興趣呢。」邦妮貝爾顯得更是期待了。
「邦妮貝爾……妳的腦筋有沒有問題啊?」
「我的腦筋聰明得很。」邦妮貝爾面不改色的笑著。
「我要更正我剛剛說的話,其實艾許基本上沒妳那麼討人厭,只是他做了一件讓我忍無可忍的事。」
「什麼事呢?」
「他未經同意將我最喜歡的泰迪熊賣掉了。」

……泰迪熊!?
邦妮貝爾趕緊掩住嘴,避免笑聲被聽見。

「那氣死我了,所以我就和他分手了。」

邦妮貝爾似乎突然想通了剛才瑪瑟琳為何會無措的掉眼淚了。

「妳剛剛一定覺得自己也做了那麼可惡的事,怕我不再理妳?」
「才、才不是!!妳!閉!嘴!」瑪瑟琳羞憤的邊說邊用力搥著鐵櫃兩邊,鐵櫃發出了砰!砰!砰!砰!的吵雜聲音。
邦妮貝爾在鐵櫃外趁著鐵櫃聲響暢懷的呵呵笑。
瑪瑟琳始終無法坦率的這一點就像個小鬼,雖然討人厭,有時卻也十分可愛。
「瑪瑟琳,妳討厭我甚麼?」
「說不完。」
「那妳最討厭我甚麼?」
瑪瑟琳停頓了一會像是在思索。
「妳喜歡每一個人。妳希望凡事盡善盡美,那讓我非常厭惡。」
喔?邦妮貝爾笑了。
這些答案還不算太差,因為邦妮貝爾將那些自視為優點。
「瑪瑟琳,我也討厭妳,很多很多事。」
「我又沒問妳。」瑪瑟琳哼了一聲。
「可是我想……」
邦妮貝爾和瑪瑟琳不同,雖然她的外貌是如此纖細柔弱的一個女孩子,但她的心智卻非常堅強。對於一些話、一些事,她反倒能相當坦然。

「我還是很喜歡妳。」邦妮貝爾微笑著說。
「拜託!!妳、妳在胡說八道甚麼啊!?」瑪瑟琳在黑暗的鐵櫃中脹紅了臉。
就在瑪瑟琳這麼一慌亂之間,鐵櫃無預警的被邦妮貝爾打開了。
「嗚啊!?」瑪瑟琳嚇的退一步在後方鐵板上撞了一下。
「妳呢?還是很討厭我嗎?」邦妮貝爾柔和的笑著問。

邦妮貝爾的手掌既柔軟,又有糖果似的香甜味。
而那隻手此刻就輕輕的貼覆上瑪瑟琳微熱的臉頰。

曾經瑪瑟琳半調侃半好奇的問邦妮貝爾:『我們學校沒有糖果人,聽說糖果人全身上下都可以吃,是真的嗎?』
『糖果人全身上下都可以吃,但我不是糖果人,我是糖果人與人類的混種,不能吃。』
但是啊……妳看起來就是很好吃的樣子。
瑪瑟琳那時歪著頭端詳著邦妮貝爾柔嫩的粉紅色臉頰,若是邦妮貝爾再紅一點的話,一定就是全世界最美味的食物了。
又漂亮,又香,又好吃。
美麗的女孩子,色香味俱全。
光是看著就令瑪瑟琳心動垂涎。

所以有一次……瑪瑟琳趁著邦妮貝爾趴在實驗桌上小寐時親了一下她的粉色臉頰。
……本來是想用咬的,但是怕那樣就一定會被發現。
然而事實上是--她那時做了甚麼邦妮貝爾其實都知道。

「我當然討厭妳……」

瑪瑟琳凝視著邦妮貝爾水藍色的晶瑩眼珠,背著光卻仍像彈珠糖果般透亮。
那雙漂亮眼睛似乎什麼也不用做就能將人催眠。
邦妮貝爾向前一步踏進窄小的鐵櫃中,和瑪瑟琳幾乎就要身貼身。

「…………只要妳還是每個人都喜歡。」
瑪瑟琳低聲說,而邦妮貝爾的臉已經靠近的讓瑪瑟琳無法將她看清。


午後微風輕輕將窗簾吹揚,風很柔很暖。
乖孩子都在上課,好老師都在教學。
一個平靜祥和的下午,鐵櫃裡發生了甚麼事情沒人知道。


全文完。




3oaKar54wVzqN93XDJCQ40.jpg


感謝大瑋畫了這麼可愛的少女M wwww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泡泡糖喔喔喔喔wwww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No title

好看~~~~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