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nture Time】長篇連載- Long Night

與300同步(?)更新。

---

有點意外自己居然要開始連載了這樣www

很顯然這篇的泡泡糖跟上一篇差蠻多的,這是因為我卡通看一看才發現泡泡糖是個脾氣暴躁的傢伙wwww(欸
但是暴躁的可愛又好笑

看了危機研究了一下吸血鬼,發現了這個設定實在是太可愛了www
>>有時把罌粟種子撒入棺材,或者放入帶結的繩子,因為傳說吸血鬼喜歡數數。


瑪瑟琳就是幼稚又可愛

這篇的重點大概是不經意的會說出讓人害羞的話的兩個笨蛋吧。<
兩個都是奧交XDDDD

還沒有很確定後面的走向....不過大概會是個中長篇連載XD
還請喜愛AT的大家繼續多多支持啦!!!!!!!!!!

歡迎多多留言~w
那麼,請食用!!


Long Night

1

那晚天空漆黑,白月如鉤,長夜黯淡。
邦妮貝爾獨自一人在臥房,坐在床上編織著粉紅色毛衣。這只是開始編織的第二天,毛衣連基本的大小雛形也還沒出現。但她已逐漸熟悉了編織的反覆動作,雖還未臻精緻完美,但也已極少出錯。
而此時的她卻面有淡淡憂色。

邦妮貝爾心中有三個煩惱。
一是芬太喜歡她,可是他太年輕了。
二是瑪瑟琳沒那麼喜歡她,而且瑪瑟琳太老了還不會死。
三是她居然為了瑪瑟琳沒那麼喜歡她而煩惱,實在丟人。

她垂下臉,低低的嘆了口氣。
她該當為國事煩惱才是,像是倉庫的布丁近日總是不翼而飛,像是國人出城時常被其他種族當做點心食用,或是糖果人腦容量極小,她找不到可靠繼承人的這件事……
總之她的心力不該花在那些小情小愛。

「邦妮貝爾,妳為誰織衣為誰愁?」

邦妮貝爾正自懺悔間,上方卻落下盈盈語音,悅耳的嗓音猶如輕聲哼唱。
她吃驚的仰頭上望,只見瑪瑟琳不知何時已溜入房間,在半空中輕悠悠的飄然盤旋,膚白如雪,長髮如絲。

「瑪瑟琳!?」

邦妮貝爾又驚又羞,不知心事可有被此人看穿?
邦妮貝爾目不轉睛的看著瑪瑟琳,企圖從她臉上分辨她到底推測猜中了多少?
然而瑪瑟琳始終淡然輕笑,那笑容看似這世上再也沒有煩惱,就算有再大的麻煩她也是這般目空一切。
邦妮貝爾看不透她。
但是她決定了,不管怎樣、不管瑪瑟琳說甚麼、猜中什麼--她都抵死不認。

瑪瑟琳屈起膝蓋,從上空緩緩的直直降下到邦妮貝爾面前。

「公主好興致,夜晚在這織衣呢。」

瑪瑟琳過長的尖牙從唇間外露,妖媚的笑容自有一股迷人氣息。
邦妮貝爾看著她那種輕慢的表情,態度不由得就強硬了起來。

「妳這麼晚來這裡做甚麼?我的房間可沒有允許妳進入!」
「我想到哪就到哪,還需要誰的允許?」
瑪瑟琳臉上帶笑,嘲弄似的伸出纖長的食指挑起邦妮貝爾的下巴。這舉動令邦妮貝爾內心不禁一把火,她撇開臉甩掉瑪瑟琳的手指,但瑪瑟琳仍是笑笑的絲毫不在意。
「時間很晚了,請妳離開吧。」邦妮貝爾冷淡而鎮定的說。
「不,時間還早,我剛醒不久呢,早餐都還沒吃。」
「瑪瑟琳,這裡是糖果王國,可不是日夜顛倒的吸血鬼王國!」邦妮貝爾義正嚴詞的說。
「反正妳也還沒要睡,何必急著趕我走呢?」
「我就算是整夜不睡,也不要妳待在這邊。」邦妮貝爾語氣執拗。
「唉,我若不是無聊的發慌又怎麼會想找妳?」
瑪瑟琳雙眉低垂,不但嘆息還一臉無奈,那神態完全踩中邦妮貝爾內心無數地雷的其中一顆了。
「那還真是看得起,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妳離開我房裡呢?」
邦妮貝爾一字一句鏘鏘有力,瑪瑟琳這才感覺到她不經意的一句埋怨已令邦妮貝爾怒火沖天,她看著邦妮貝爾怒目相視,眼冒紅光,內心反倒像找到玩具,興奮不已。
--糖果王國這個無趣的地方,唯有逗這個待民溫柔的天才統治者生氣好玩。

「不,我不離開。有妳在,我不走。」

瑪瑟琳微笑著再次飄上邦妮貝爾無法觸及的半空,愉快的翩翩翻轉。
邦妮貝爾內心咬牙切齒,卻完全無可奈何,她手無寸鐵,是鬥不過瑪瑟琳的,赤手在吸血鬼面前,她的確可說是無能的凡人。
「嘿,邦妮,我餓了。不招待這是妳的待客之道?」
「哼!」
邦妮貝爾雖然繃著臉不情不願,卻還是到食物倉庫拿了一罐裝滿裹了紅色糖衣的巧克力球玻璃罐來給瑪瑟琳。
「謝謝妳。」
瑪瑟琳笑咪咪的接過巧克力罐,盤著腿飄在半空將巧克力球的鮮紅吸食殆盡。
「嗯~好吃好吃。」
瑪瑟琳滿意的作勢抹抹嘴角,察覺邦妮貝爾的目光正緊盯著她的臉。
「怎麼?」
「真是不可思議。」
「什麼?」
邦妮貝爾單手支著下顎,蹙眉凝神思索。
「吸血鬼是利用什麼原理抵抗重力而能在半空飄浮呢?即便是鳥在空中飛翔也需要振翅,可是吸血鬼卻似乎不需要任何動能?顏色是物體反射色光進入人的眼裡才造成的,只要關上燈、沒有光,顏色便不存在,為什麼可以食用呢?為什麼是紅色呢?其他的顏色不能吃嗎?味道會有所不同嗎?」
一連串劈哩啪啦的話語聽的瑪瑟琳撐目結舌,隨即她就面露不耐。
「妳囉哩巴唆的講些甚麼呢,想要瞭解的話讓我咬一口就知道啦!」
瑪瑟琳一句話就欲終結邦妮貝爾的求知心,讓邦妮貝爾心頭又是一陣不悅,她交叉雙手於胸前,目光微慍的瞪著瑪瑟琳。
「為什麼吸血鬼擁有這麼強的能力,卻不願多運用腦筋呢?」
這麼一句話令瑪瑟琳心頭火也被點燃了。
「閉嘴!邦妮貝爾!!思索那些無意義的事是浪費生命!!」
「妳既是長生不死,『浪費生命』一詞對妳也是毫無意義吧?」
邦妮貝爾這麼說讓瑪瑟琳一陣愕然,接著有些尷尬的說:「……我……我說的是妳浪費妳的生命!!」
「思索關於妳的事才不是甚麼浪費生命!!」邦妮貝爾心直口快的立即反駁。
於是瑪瑟琳又是呆呆的一陣沉默愕然。

啊啊、不!不對!!這句話聽起來多讓人誤會!!
邦妮貝爾一陣心慌意亂,臉上控制不住尷尬的發熱了起來。

「我、我是說『吸血鬼』喔!!以『妳』概括『吸血鬼』!!我只是對這個種族好奇罷了!!」邦妮貝爾忙著澄清。好險她的臉是粉紅色的,即使因為緊張發熱而血液加速循環,臉上的變化也不會太明顯。
「…………是啊,我知道。我不明白妳急於解釋什麼?」瑪瑟琳輕蹙眉頭滿臉不解。
要是因為解釋被調侃很丟臉,可是不被調侃而是被對方一臉單純的問我不懂妳要解釋什麼那也是萬分難堪。
「我並沒有急於解釋什麼!!」邦妮貝爾拱起肩激動的說。
「喔,沒有就沒有啊,不必說話這麼大聲嘛。」
「瑪瑟琳!妳吃過早餐了,可以請妳離開我房間了吧?」
「我從沒答應我吃過早餐就要離開啊。」
「哼!從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客人!」
「嘿,邦妮,有人膽敢對妳誠實嗎?」瑪瑟琳那張白淨的臉復又露出笑容。
「什麼?」
「有人膽敢誠實的告訴妳,妳脾氣很差嗎?」瑪瑟琳笑嘻嘻的說。
「妳……!!像妳這種發脾氣就會變成怪物攻擊人的吸血鬼才沒有資格說我!!!」
邦妮貝爾氣到身體都要發抖,而瑪瑟琳只是悠哉的飄在半空,笑聲不止。
「妳忙妳的,不必在意我。」瑪瑟琳微笑說。
「我何時在意妳了?我一直都不想理妳!」
邦妮貝爾氣呼呼的轉身回到床鋪上坐著,重新拾起器具與未完成的毛衣繼續編織。
瑪瑟琳趴在半空,雙手托腮,像個孩子般好奇的凝視著邦妮貝爾編織的雙手。
可是瑪瑟琳的存在與視線令邦妮貝爾心神不寧,本來已上手的編織突然頻頻出錯,毛線間距密度的掌握也有失準確,一次次愚笨的失誤令她漸漸失去耐心。
「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妳會干擾我!!」邦妮貝爾終於耐不住對瑪瑟琳大聲說。
瑪瑟琳一副無辜的攤攤手。「不然妳再給我一個可以裝巧克力球的容器吧。」
「妳要做甚麼?」
「數數。」
邦妮貝爾其實沒聽懂瑪瑟琳的意思,但想來這要求也沒那麼難達成,於是還是乖乖的拿了另個空玻璃罐給瑪瑟琳。接著回到床上繼續她的編織作業。

『吭!』
「一。」

耳中傳來清脆的聲響,邦妮貝爾傻了一下,慢慢抬起頭。她看見瑪瑟琳盤起腿,將裝滿巧克力球的玻璃罐與裝了一顆巧克力球的玻璃罐放在腿上。

『吭!』
瑪瑟琳又丟了一顆巧克力球進罐子,原來那清脆聲音是巧克力球與玻璃罐接觸發出的聲音。
「二。」瑪瑟琳嘴上數著。

『吭!』
「三。」

『吭!』「四。」
『吭!』「五。」

『吭!』「六。」
『吭!』「七。」
『吭!』「八。」

『吭!』「九。」
『吭!』「十。」
『吭!』「十一。」
『吭!』「十二。」

瑪瑟琳習慣動作後,數數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她看起來半認真半愉快,倒也不似故意要吵邦妮貝爾,只是那聲音還是太嘈雜了。

「瑪瑟琳!!」
「怎麼了?」瑪瑟琳疑惑的望向下方的邦妮貝爾。
「妳這樣更加的干擾我。」邦妮貝爾困擾的說。
「哼嗯…………」瑪瑟琳苦惱的皺起一張臉。「這樣也不行,那我還能做甚麼呢?」
「妳可以把罐子和巧克力帶回家數。」
「可是妳在這裡啊。」
瑪瑟琳自然的說出這樣的話,令邦妮貝爾有些侷促。
「…………有甚麼差別嗎?」
「有沒有人在旁邊是不一樣的。」
「……但是妳數巧克力球並不需要我的參與,我們這樣只是彼此干擾而已。」
「哼嗯…………那妳就忍耐我的存在吧。」瑪瑟琳將兩個玻璃罐輕放回地上,旋即又飛上空中。
「……我不懂妳為什麼不肯走。」
「我不是說了因為我無聊嗎?」
「但是在這裡是沒有樂子的。」
「有啊。」
瑪瑟琳望著邦妮貝爾,微勾起嘴角。
本來瑪瑟琳的笑容是帶有嘲弄意味的,邦妮貝爾卻故意扭轉她的意思。
「原來是吸血鬼不甘寂寞?」邦妮貝爾跟著微笑。
「才不是那樣!笨公主!」
這次可終於輪到邦妮貝爾笑呵呵,瑪瑟琳悶哼賭氣了。
不知為何這樣就令邦妮貝爾心情豁然許多,她繼續編織毛衣,也不那麼在意瑪瑟琳在一旁觀看。但是如此平衡的狀況並沒有維持太久,瑪瑟琳看了一陣子也逐漸失去興趣,開始不安於室的在寬敞的房間裡四處亂飄。她到邦妮貝爾的書櫃前看了看,隨手抽出幾本書翻了翻,然後又無趣的飄到梳妝台前,她望著鏡子但看不見自己自己的倒映,反而看到在身後的邦妮貝爾。
那是她非人的證明。
邦妮貝爾望著瑪瑟琳似乎無聊的有些失落的背影,內心忽地掠過一絲溫柔。

「妳明天不會再來了吧?」邦妮貝爾問。
「妳不希望我出現我就會出現。」
「我當然不希望妳出現。而且我最討厭做事的時候有人在一旁彈貝斯唱歌。」
「這樣啊。」瑪瑟琳嘻嘻笑。
「時間真的晚了,我該睡了。明天請妳千萬不要再出現。」邦妮貝爾刻意強調,並用帶著有些嫌惡的口吻,好讓她心底所想之事不那麼明顯。
瑪瑟琳並不答話,只是對邦妮貝爾吐了吐舌頭,隨即微笑著自窗戶飛出。

「晚安,邦妮。」

瑪瑟琳勾人的嗓音,柔柔的隱沒在寧靜的黑夜中。





---


鋪陳這種東西實在很讓人心急。(欸
每次鋪陳都會讓人想到後面的東西,很想衝刺XD

不過感情還是要慢慢培養才好,呼呼w

這篇總算有一點對話算是稍微觸及感情的東西了XDD
歡迎留言交流XD




2

「嗚啊!!!」

第二晚,在瑪瑟琳穿窗而過進入邦妮貝爾房裡的瞬間,她像是被人從上方用力擠壓,或是從下面使勁拉扯般重重摔到地上。
她像隻狗般狼狽的趴在地上四肢動彈不得,好不容易吃力的抬起臉,她看見邦妮貝爾站在她前方,全身穿著奇怪的銀白色裝備,頭上罩著魚缸般的圓型玻璃。
「吸血鬼果然不是跳脫於重力之外的生物。」
邦妮貝爾看著瑪瑟琳,臉上露出理解似的表情,彷彿她的智力與知識在此刻又更上一層樓。
「妳做了甚麼!?」瑪瑟琳暴躁的吼著。
邦妮貝爾向身後一指,後面的地上擺著一台有如烘衣機般的機器,圓型玻璃內似乎有甚麼奇怪的黑紫色閃電在運作旋轉著。
「我研發了一台重力機器,它可以隨意的……」
邦妮貝爾還在一臉正經的解釋,瑪瑟琳已經將右手變化成一隻深黑色毛茸茸的粗壯怪手猛力向前一揮,重力機器『砰!』的一聲巨響被擊飛,撞上牆碎裂的不成形,黑紫色的閃電向旁四散消逝,異樣的重力才從瑪瑟琳身上解除。
「HEY!瑪瑟琳!!妳不必如此粗魯!!」
耗費了一整天精心研發的機器就這樣被輕易摧毀,令邦妮貝爾不悅的蹙起眉頭。
瑪瑟琳輕喘著氣有些費力的從地上爬起身,吃痛的揉著剛才撞到地板的下巴。
「妳有病嗎!科學白痴!」
瑪瑟琳一邊罵一邊拿下負在背後的斧頭貝斯,她心疼的檢查著樂器有無受損,撥了撥弦聽聲音有無走調。
看到瑪瑟琳的舉動邦妮貝爾才突然清醒似的感到一股歉疚。她對於科學的過度執著與狂熱,時常會讓她專注的忘了周遭該注意的事,或者別人的感受。
「……對不起……貝斯有沒有怎麼樣?妳有受傷嗎?」
瑪瑟琳瞄了邦妮貝爾一眼,看到她歉疚關心的表情,本來想發的脾氣也發不出來了。
好險樂器也並無任何損壞,否則那恐怕也不是發脾氣就能了結的了。
「……沒事。」瑪瑟琳淡淡的說。
「真的沒事嗎?如果有任何問題,我想我可以修好它。」邦妮貝爾向她靠近說著。
邦妮貝爾過於歉疚、低聲下氣的樣子,讓瑪瑟琳沒來由的感到不自在。
「真的沒事啦!」
瑪瑟琳把貝斯重新掛上肩,並且不著痕跡的後退了一步。
邦妮貝爾沉默的低下頭,表情仍是鬱悶的轉過身,走向碎裂的機器殘骸。
「邦妮,妳幹甚麼?我都說沒事了!」瑪瑟琳跟著飄在她身後說。
邦妮貝爾失落的緩緩說:「…………我設想得太少了。」
「甚麼東西?」
「這樣的錯誤一再發生,我隨時都可能會帶來更大的災難。我真是個不成熟又失敗的科學家!」
邦妮貝爾突然變得很情緒化。
這樣的情緒化是瑪瑟琳未見過的--因為那樣的情緒是針對邦妮貝爾她自己。
這令瑪瑟琳有些不知所措。
「我剛剛就已經說沒事了,又沒甚麼大不了的,妳不必再自責啦。」
「……對不起,瑪瑟琳。」邦妮貝爾背對著瑪瑟琳,口氣哀喪的說。
「HEY!」瑪瑟琳飛到邦妮貝爾面前。「科學家若沒有一點瘋狂的因子,怎麼成就偉大的發明?」
聽見瑪瑟琳這麼說,邦妮貝爾雖仍挫折,還是勉強的提起微笑。
「……謝謝,瑪瑟琳,妳真好。」

這句話說完兩個人陷入一陣奇妙的沉默。
邦妮貝爾應該沒有說錯甚麼,只是那些話對誰說都好,但對瑪瑟琳說,好像世界就一下子扭曲變形了似的尷尬。

「呃,我想我還是收拾一下……」
「呃,我想我還是幫妳把那些機器碎片……」

邦妮貝爾與瑪瑟琳不約而同的開口,表情同樣生硬困窘。
避免這詭異的氣氛繼續漫延,兩人安靜的分別調開了頭去清理殘骸。
這樣的狀況下兩人也不急於立即結束清掃工作,於是都慢條斯理的撿拾集中碎片,奇怪的是沒有人開口說可以叫臣子來收拾,因為這樣的氣氛……原來也沒那麼討厭。
低著頭的兩人各自悄悄笑了,只是誰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將機器碎片回收到邦妮貝爾的實驗室,兩人又走回邦妮貝爾的房間。
在走廊看著飄來飄去的瑪瑟琳,邦妮貝爾又抑制不住求知心。
「質量……」
「什麼?」
邦妮貝爾伸手拉了拉瑪瑟琳在半空中的左小腿。
「HEY!HEY!放開妳的手!」
「吸血鬼確實是有質量的,莫非妳能夠改變身體密度?」
「聽不懂妳在說甚麼,妳可以停止了嗎?」瑪瑟琳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所謂的密度就像我們糖果人的密度大於空氣,所以我們無法飄浮在空中,但是團塊人密度小於空氣,所以他們…………」
「夠了!夠了!跟妳長時間相處真的會瘋掉!真搞不懂芬是看上妳哪一點?」

邦妮貝爾一聽就鼓起了腮幫子,臉脹得像顆包子。
她並不動怒,只是不甘心。
其實她對於自己這部分的缺陷多少有點自覺。

「也許我有其他好處,只是妳不知道。」邦妮貝爾不服氣的說。
「也許妳有其他好處,只是我還真看不到。」瑪瑟琳笑嘻嘻的說。

於是邦妮貝爾用力的拍擊了一下瑪瑟琳的小腿肚做為抗議。

「喔!!」瑪瑟琳哀叫一聲,回過臉瞪著邦妮貝爾。
沒料到邦妮貝爾仍像個幼稚的孩子似的鼓著臉頰,那模樣在瑪瑟琳看來竟可笑的有點可愛。
「不然妳要怎樣?」瑪瑟琳失笑。
邦妮貝爾右手指著瑪瑟琳。
「我要妳知道我很好,只是不是對妳好。」邦妮貝爾還在替自己辯白。
「是是,我知道妳就是不願對我好。」
瑪瑟琳蠻不在乎的說完,出乎意料的是邦妮貝爾竟沉默以對。
瑪瑟琳慢慢旋轉著身子將臉靠近邦妮貝爾,看著她微妙的神情。
「……妳又怎樣了?」她不解的與邦妮貝爾四目交接。
「對,我就是不願對妳好!」邦妮貝爾說著又鼓起臉。
瑪瑟琳完全搞不清楚這公主是怎地?
「我又沒要妳對我好,妳生什麼氣了?」
「我沒有生氣!」
邦妮貝爾說完加快腳步,邁開步伐走到瑪瑟琳前頭。
瑪瑟琳還呆在原處。
到底是怎樣?

不懂。
也懶得想。
算了。

她輕飄飄的又跟進邦妮貝爾的臥房,邦妮貝爾這時已從床邊櫃拿出編織器具與做到一半的毛衣,靜靜的坐在床舖上開始編織作業。
瑪瑟琳也沒多說甚麼,飄浮在半空逕自彈起貝斯。

雖是時順時停,不成調的曲音,但貝斯有些沉頓的聲音卻讓邦妮貝爾感覺沉澱安穩。
當反覆調整的曲子逐漸變得順暢時,邦妮貝爾聽見瑪瑟琳隨著旋律低聲輕哼,柔美卻又有厚度的嗓音,像是陽光下暖暖沙灘的柔軟厚實,帶著溫度將人輕輕包覆。

……真不可思議。
這是吸血鬼的聲音。
明明是夜之王者,音色卻如斯溫柔。

「……妳可以唱出來。」邦妮貝爾不禁說。她還盡量壓低了音量,好讓自己不至突兀的打斷瑪瑟琳。
瑪瑟琳停下聲音,止住彈奏,空間一下子靜了下來。她往邦妮貝爾看去。
「不,這首歌還沒做好,即使做好了我也不會把歌詞唱出來給妳聽。」
邦妮貝爾心頭又感一絲不平衡。
「為什麼?」
「因為歌詞是私人的。」

……如果要劃開私人與外人這道界線的話,邦妮貝爾是不會往前跨越,對瑪瑟琳攀關係的。
既是如此,她自然也沒甚麼好說的。

「嗯,那也沒辦法。」
邦妮貝爾輕易的妥協,反讓瑪瑟琳心情不順暢。她想聽到的是邦妮貝爾苦苦哀求,當然那不太可能,不過至少也發個脾氣罵她小氣吧?
「HEY!妳要是求我,或許我會考慮看看。」瑪瑟琳故意說。
「我才不會求妳。」邦妮貝爾連頭都沒抬,冷淡的應著。
「哼,其實妳根本不是真的想聽!!」瑪瑟琳忽然又幼稚的賭氣起來。
邦妮貝爾不作反應,低著臉好一會,才抬起頭看著瑪瑟琳,緩緩開口。
「瑪瑟琳,說真的,為什麼要來找我?」
邦妮貝爾認真的提問讓瑪瑟琳有些愣住,本來微幅上下浮動的身體頓時結凍似的完全靜止。
邦妮貝爾繼續說:「我們既合不來,也玩不起來,連聊天都有困難,妳為什麼會想找我呢?」
邦妮貝爾知道這不是單方面的問題,她們確實是彼此帶刺的。否則她們不會和芬都合得來,和彼此就完全不行。
即使她試圖友善的對待瑪瑟琳,對話也總是會出差錯,她就像走在沙灘上卻一不小心就會被藏在底下的玻璃碎片扎傷。即使她知道瑪瑟琳很多話並不帶有惡意,她還是會敏感會在意。瑪瑟琳有時無自覺的話語更是讓她不開心,應對上也就不自覺會尖銳起來。
或許瑪瑟琳的確是她見過最失禮的人之一,但以她的身分氣度,別人再失禮她也不至發這麼大的脾氣,可是對瑪瑟琳就不行。
沒有理由,就是不行。
她們有八九成的時間在抗辯爭吵,真有零點幾秒對彼此態度友好就會感到尷尬不自在。
兩人的相處模式讓她覺得無力疲乏。
就算她內心一丁點也不討厭瑪瑟琳,也希望能與瑪瑟琳更親近,但她所察覺到的是她們靠的越近似乎只會讓關係更糟。

「……因為無聊。」
面對邦妮貝爾認真的態度,瑪瑟琳表面仍是漫不經心。
「………………」
「只是因為無聊。」
她強調似的又說了一遍。
「就算是無聊……妳跟我在一起又不開心。」
「沒有不開心。」
瑪瑟琳很快的回答。
「……………………」
瑪瑟琳靜靜的說:「……或許妳覺得不開心,可是我沒有不開心。」

很久很久以前,小泡泡糖公主救了一隻蝙蝠。
在晴空下不知為何灼燒重傷,瀕死的蝙蝠。
牠全身皮膚潰爛,是隻醜陋的蝙蝠。
小泡泡糖公主又害怕又慌張,卻還是邊哭邊努力的抱著蝙蝠跑回城堡醫救。
因為很久很久了,所以泡泡糖公主也不記得了。
可是在那隻蝙蝠漫長無止盡的生命裡,其他種族的『很久很久以前』,對她來說也只像是幾小時、甚至幾分鐘前的事而已。

邦妮貝爾不知道她所救的蝙蝠是瑪瑟琳,不能理解為什麼吸血鬼女王會主動來接近她,不知道內心總是孤獨徬徨的吸血鬼女王,見到她時才能感到心安。
其實那些都無所謂。

……只不過,
對瑪瑟琳來說,
被遺忘,
有點寂寞就是了。

「我要走了。」

瑪瑟琳揹上貝斯突然道別,也不等邦妮貝爾回應就離開了城堡。




---



寫過校園篇之後,
我決定把這一篇的"泡泡糖"也改寫成"邦妮貝爾"了,
以防我日後要寫『泡泡糖的頭髮是泡泡糖』聽起來像在繞口令。
希望大家不介意XD

這篇的字數好像突然翻倍了的感覺ww
而且更新速度之快,讓我也不禁有點佩服自己(欸)
這真不愧是讀書會的群體向上創作效力!XD

這篇也玩了一點文字遊戲,自己覺得挺有趣的ww

其實這篇有小小卡文了一下:(
不過想寫的殺必思還是都有寫進去喔齁齁齁~
我的PBMPB口味越來越重了 (?


我想小時後的PB一定非常可愛非常無害
寫著寫著有總非常能理解M的感慨的感覺 哈哈哈哈
並不是說問題都在於PB,
不過M的無奈是可以想見的,大概她對於自己的性格造成問題也會有些無力吧ww

寫著寫著也似乎能理解為什麼大家畫小PB跟M都很溫馨
因為那時後PB還沒黑化啊!ww(不對吧

這篇大概能傳達我所說的"撒嬌"了w
至於是誰對誰撒嬌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XDD



3

第三晚,瑪瑟琳並未來到糖果王國。
邦妮貝爾安靜的在床上織衣,一個平靜的夜晚。
……卻似乎漫長了許多。

第四晚,直至深夜十二點半,瑪瑟琳仍沒有出現在邦妮貝爾的寢室。
但是邦妮貝爾依然在床上織衣,一點也不在意。

一點也不在意。

不在意。

不在意。

不在意。

不在意。

不在意。

不在意。

「呃啊!!」她忽地發出不耐的哀嚎,將手中毛衣向旁一拋。

不,在意。
--她超在意的。

到底是甚麼意思嘛!?
她百思不得其解。

--『……或許妳覺得不開心,可是我沒有不開心。』

或許……?可是……?
所以那算是……?
瑪瑟琳沒有不開心?
從未覺得不開心?
即使她們那樣吵架那樣鬥嘴?

……那麼,是開心嗎?

和她在一起的時候,瑪瑟琳開心嗎?
瑪瑟琳會來找她,只是無聊?……還是有她在會覺得開心呢?

可是瑪瑟琳根本就不欣賞她,說甚麼『真搞不懂芬是看上妳哪一點?』。
而且瑪瑟琳根本也不願與她交心,說甚麼『因為歌詞是私人的。』。
老實說,每次聽瑪瑟琳說這些話,她根本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她甚至有點沮喪,只是固執的不願表現出來。
她想接近瑪瑟琳,甚至有時想討好瑪瑟琳,讓彼此的關係更友好,可是她覺得瑪瑟琳根本不將她放在眼裡。

--她以為是那樣的。

可是如果是那樣,為什麼那晚瑪瑟琳要離開時會露出落寞的表情呢……?

到底什麼意思嘛…………
邦妮貝爾懊惱的閉上眼揉揉眉頭。

她很苦惱。
但是…………好吧,她也不得不承認,在她心底有一點開心。
--如果瑪瑟琳是因她而落寞。

但瑪瑟琳為什麼又不過來找她了呢?
……生氣了嗎?……還是覺得委屈了呢?
她好在意啊。
好想見見瑪瑟琳。
不管瑪瑟琳是生氣的還是失落的……她都想見。
或許她會有機會安慰一下那個倔強的輕浮吸血鬼也不一定?

……唔……
雖然很晚了……但是對瑪瑟琳來說應該不晚吧?

她起身下床,很快的換了件簡便的外出服,然後到了窗邊大喊一聲:「明天!」
旋即遠處傳來一聲清嘯,邦妮貝爾名為『明天』的忠實巨鷹座椅,轉眼就飛到了她眼前,她熟練的向前一躍,騎到了明天強壯的背上,明天振翅翱翔,巨大的陰影劃過夜空向北疾飛。


邦妮貝爾從未到過瑪瑟琳的家,只是聽過芬說過而知道大略地點,兩座山丘連接橋下的巨大洞窟。她以定位儀器相當有效率的搜尋到了確切位置。
明天在空中以完美弧度迴身,平直的張開羽翼,乘載著邦妮貝爾滑翔進入光線不明的洞窟之中,洞窟內的氣溫略低了一些,邦妮貝爾自然的縮了下身子,很快的就見到了一棟淺紫色的小屋。
「就是這邊了。」邦妮貝爾說。
明天雖是禽鳥卻深識人性,再加上有邦妮貝爾的訓練,讓牠聰明的幾乎已能理解人類語言。明天降低高度,邦妮貝爾俐落的從明天背上一躍而下,在小屋前輕盈落地。不待邦妮貝爾說話,明天已再次飛出洞窟,隨時等待主人的再次召喚。

本來邦妮貝爾以為洞窟內,瑪瑟琳的家會是安靜的,不過聽見的卻完全不是那樣。
小屋之中不斷傳來聲響,有人的對談聲,機器引擎的運轉聲,武器砲轟的戰鬥聲--還有三個人的尖叫、讚嘆、歡笑聲。
--是瑪瑟琳還有芬和傑克。
而起先聽到的豐富聲音則是……電視。
她走到小屋的大門前,透過門上的小格玻璃窗看見三人並坐在裡頭的沙發上,客廳雖然關著燈,但是螢幕的光線投射在他們三人的笑臉上,氣氛和樂融融。

……
…………

看到三人正愉快的在看電影……她突然有些狼狽的想要在三人發現前立刻離開。
於此同時她也確實已經半轉過身。

……可是為什麼要走?

她忽然又煞住腳步站定。
……她不願面對甚麼?
不管是芬還是傑克在一旁,她都沒有覺得尷尬需要迴避的理由啊。
和瑪瑟琳比起來,她和芬跟傑克的交情也不比瑪瑟琳和他們差吧?
既是如此……她有甚麼好顧慮的?

於是她再次轉身走近大門,提起手在門板上敲了三下。

傑克的耳朵最靈敏,馬上就注意到了敲門聲。
「嘿,瑪瑟琳,有人敲門!」
「哎呀,真是煩人,誰在這時間上門呀?芬,先按暫停。」瑪瑟琳坐在兩人中間,不甘不願的從沙發上起身走向大門,也沒多想多看就一把拉開門。

……
…………
………………
………………………………………………………………

瑪瑟琳瞠目結舌說不出話,反倒是背後的兩人先興奮的招呼了。

「PB!」傑克大喊。
「公主!」芬也跟著。
邦妮貝爾上身向旁一挪,視線掠過了瑪瑟琳肩膀,臉上浮現甜美的笑容對屋內兩人招招手。
「哈嘍,兩位~沒想到你們也在呢!」
邦妮貝爾的聲音柔的像要融化似的,瑪瑟琳聽了不禁噁心的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妳怎麼也過來了呢?」芬繃繃跳跳的擠到門邊,一臉開心的望著邦妮貝爾。
「其實我和瑪瑟琳有約,只是不小心忙到現在,她沒告訴你們嗎?」
邦妮貝爾說完,銳利的視線不著痕跡的向旁一掠,與瑪瑟琳四目相交了短短零點三秒。

FUCK!
瑪瑟琳身體發顫,那瞬間她覺得邦妮貝爾比鬼還可怕。

「這一定是瑪瑟琳要給我們驚喜!想不到妳也會來這招呢!」傑克亢奮的笑著,還用手肘撞了撞瑪瑟琳。
「喔……是啊、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會很開心。」瑪瑟琳臉上不自然的扯出笑容。無奈芬和傑克神經比老虎還大條,絲毫沒注意到。
「不好意思,我打斷了你們看電影吧?我們趕快進去吧!」邦妮貝爾笑著催促著三人入內,輕易將場面主權完全掌握。
「對不起,要是我們知道妳會來就不會先開始看了。」芬走在邦妮貝爾身旁抱歉的說。
「沒關係,我能夠和你們在一起就很開心了。」邦妮貝爾依然微笑。但這次是發自內心的。
和芬相處,總是讓她覺得很安心很愉快,本來忐忑的心情也消去了不少。
起先她還擔心自己的出現會像個打亂三人和樂氛圍的外來者,所幸她跟芬和傑克交情甚篤,四人臨時這樣湊和在一起也不至覺得尷尬。
他們回到原本的坐位,瑪瑟琳還是坐在中間,邦妮貝爾則將傑克放在腿上。
電影繼續放映。

那是一部關於外星人入侵噢澳澳大陸,用著全然超越噢澳噢大陸的人們所能理解的超高科技武器及戰艦攻擊大陸的科幻電影。
外星人超強的科技武力迅速的破壞占領了大陸各國,而唯一能拯救大陸的只剩一人,那就是全澳澳澳大陸最聰明的兵火武器科技發明家--斯塔克。

邦妮貝爾意外迅速的融入了電影劇情。
科技,高科技,超高科技,那完全是她最喜歡的題材!
她抱著傑克專注的盯著螢幕,一沉迷之間竟渾然忘了起先的目的與緊張。

--感到極不自在的反而是瑪瑟琳。

本來這張三人沙發空間就不甚大,剛才三人也都是身貼身的坐著,瑪瑟琳對於和芬、傑克肢體接觸,勾肩搭背長久以來都是習慣了的,但是此刻要和邦妮貝爾坐的這麼近,那可又是另一回事了。更何況,瑪瑟琳根本搞不懂邦妮貝爾為何突然來訪,還裝作已經約好的樣子……明明她一次也沒來過啊!光是用想的就令瑪瑟琳渾身不自在。

瑪瑟琳靜悄悄的身子斜倚向芬,將臉湊向芬的耳邊。
「芬,我和你換位子。」她用著微小的氣音說。
「為什麼?」芬一副單純的問。
「噓……」她將手指比在嘴前,示意芬也用氣音說話。然後故意輕鬆的微笑著:「你不是最喜歡邦妮了嗎?我讓你坐在她旁邊,那不是很棒?」
「啊……呃……這…………」芬稚氣的臉蛋在黑暗中飛快紅了。
「不要跟我客氣了!」瑪瑟琳在芬的肩上拍了一下,口吻義氣十足。「我待會假裝去上廁所,你就坐到她身邊和她說話,等我回來我就坐你的位子!」
「呃……嗯嗯。」芬傻傻的點頭,對於瑪瑟琳的話他總是言聽計從。
於是瑪瑟琳回歸原本的坐姿,過了幾秒後開口。
「暫停一下,我想上個廁所。」
瑪瑟琳說著拿遙控將機器按了暫停,起身同時向芬眨了下眼睛,然後就往廁所走去。

「呃……公主,」芬娜動身子向邦妮貝爾靠近了一點。「妳還喜歡這部電影嗎?這樣中途開始看得懂嗎?」
「我很喜歡,謝謝你!芬。」邦妮貝爾看著他欣然微笑。
看到邦妮貝爾的笑容,芬也心安了許多,他開心的又向邦妮貝爾坐近了一些。「如果妳喜歡看電影的話,以後也可以到我們家看。」
「喔,芬,你真是體貼!謝謝你,下次我一定找時間過去。」
「好主意啊兄弟!到時候我要準備一堆電影和零食,我們就從早到晚都窩在一起!」傑克說。
「那麼我會很期待的。」邦妮貝爾對傑克笑說。
「哈哈,公主,妳知道嗎?我在想,如果外星人真的來到噢噢噢大陸,妳一定就是斯塔克那樣最聰明的科學家要拯救大陸了!」
邦妮貝爾很喜歡芬總是能那樣真誠的讚美她。
她對芬親切的笑著:「不,芬,噢噢噢大陸需要的是像你這樣勇敢的英雄,要是真的有甚麼危險,我想我們都需要你的保護。」
「還有我!!」傑克挺胸高舉雙手。「芬如果沒有我的話,半夜還會尿床!」
「嘿!傑克!我已經不會了好嗎!」芬尷尬的駁斥著。
邦妮貝爾光是這樣看著兩人就愉快的止不住笑意。
而這時瑪瑟琳也從廁所回來了。
「嘿,聊得這麼開心?電影要繼續嘍!」
瑪瑟琳不動聲色,自然的坐到芬原先的坐位,這麼一來就變成芬坐在兩人中間了。
計畫很順利。
瑪瑟琳終於能自在的看完剩下的電影,而芬也在邦妮貝爾一旁度過了心兒砰砰跳的甜蜜時光。
電影結束之後芬和傑克也要回去了。

「我和瑪瑟琳還有些話要說,你們先回去吧。」邦妮貝爾微笑著對芬和傑克說。

--妳還不走!?!?
瑪瑟琳吃驚的瞪大眼看著邦妮貝爾,只差沒把心裡話大叫出來。

「怎麼了?」邦妮貝爾神態自在的朝瑪瑟琳笑著。
「妳……這麼晚了,妳和芬跟傑克一起回去,那比較安全。」
「不要緊,明天就在附近,牠會帶我回去。」
「明天?」瑪瑟琳疑惑的說。
「喔,那是我的座椅,是一隻老鷹,『明天』是牠的名字。」邦妮貝爾解釋完又轉向芬和傑克。「我沒問題的,你們先走吧,回去也要小心。」
芬和傑克也知道邦妮貝爾那隻勇猛可靠的座椅,因此聽了她這麼說就也不特別擔心。
「好的,公主,下次再請妳到我們家看電影!」
「我很期待。」邦妮貝爾笑說。
「再見了!PB!瑪瑟琳!」傑克說。
「再見,兩位。」邦妮貝爾也說。
「…………再見。」瑪瑟琳垂頭喪氣。
「再見!」芬仍然非常有活力的對兩人揮手道別,接著便和傑克一起離開了洞窟。

瑪瑟琳關上門,無奈的大大嘆了一口氣。
邦妮貝爾到底要和她說些甚麼?她一點也不想聽。

「瑪瑟琳……我真搞不懂,妳為什麼這麼不想和我獨處呢?前幾天不是妳自己跑去找我的嗎?」
「我才搞不懂,不是妳自己說和我相處不開心的嗎?為什麼突然又跑來找我了?」
「我並沒有說過我和妳相處不開心啊!妳突然沒出現,我只是想知道妳怎麼了。」
「……我很好,不勞公主陛下操心。妳可以回去了。」
「這就是妳的待客之道?」
「對,和妳一樣。」瑪瑟琳聳聳肩,無所謂的說。
「我知道妳無聊除了我還有很多人可以找……要不是妳說了那種話,我也不會特地過來。」邦妮貝爾停頓了一下,接著繼續說:「也罷,我回去了。」
邦妮貝爾說完,低著臉就要打開門離開屋子。
「等等。」瑪瑟琳檔在她身前。「妳說那是甚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
「妳說我無聊的話有很多人可以找。」
邦妮貝爾不明白那句話有甚麼問題。「是啊,妳明明跟誰都好。」
「妳啊,根本甚麼都不懂!」瑪瑟琳伸手指著她,突然有些激動的說。
「我不懂甚麼?」
「妳……」不行……瑪瑟琳明白她不該說的,不該洩漏這樣的心緒。「妳這個白痴!!」
結果腦筋一打結,下面的話突然就變成罵人了。
「我……我白痴?」邦妮貝爾沒來由受一頓罵,臉都傻了。但不悅的情緒在下一秒就立刻湧上。「我才要告訴妳!妳刻意和芬調換位子這個主意,真是無聊又幼稚!」

……啊。
原來被發現了?
瑪瑟琳一時語塞的說不上話。

或許邦妮貝爾是挺專注在看電影沒錯,但那並不代表她會忽略瑪瑟琳鬼祟的舉動,而瑪瑟琳也忘了,當時邦妮貝爾抱著的可是聽力最靈的一條狗。
傑克被迫告知,只是他沒有一五一十的傳話,他將芬喜歡邦妮貝爾的這段省略不說,只告訴她瑪瑟琳打算偷偷和芬換位子。

「妳要是真不喜歡我出現,那也不用那麼迂迴!以後妳也不要到城堡找我!」

不,邦妮貝爾並不是真那麼想的。
她只是不甘心而已。
…………她只是在嫉妒芬和傑克。
……她只是不平衡瑪瑟琳有沒有她陪伴根本就沒差,瑪瑟琳照樣過得很開心--甚至更開心。
從頭到尾都是自作多情。

……但她不應該對瑪瑟琳這樣說的。
說出這種話的她才是真正幼稚。
……又失控了。
她一說出口就後悔了,可是對瑪瑟琳她卻又低不下臉來。

「……我要回去了。」

邦妮貝爾再次伸手想開門離去,瑪瑟琳卻擋在門把前。
「妳這麼晚回去是有點讓人不放心。」
邦妮貝爾搞不懂為何麼瑪瑟琳現在又要阻止她了?剛才不是還在趕她回去嗎?
「我說了,明天會帶我回去。」邦妮貝爾口氣強硬,堅決的說。
「好。」瑪瑟琳提起食指對著邦妮貝爾,邦妮貝爾反射性的盯著她的指尖。「明天,會帶妳回去,但妳現在很累……需要睡一覺……」瑪瑟琳用著柔和的嗓音慢慢的說,食指一邊緩緩的虛畫著圓。邦妮貝爾的目光不自覺的跟隨著瑪瑟琳的指尖轉動,當指尖回到圓圈的起點時,瑪瑟琳彈了一下手指。
邦妮貝爾疲憊的眨了眨她水藍色的大眼,身子一軟竟迅速進入沉睡,瑪瑟琳向前抱住她,以免她癱倒在地上。

--專注力高,想像力豐富者,容易被催眠。
身為一個科學家兼發明家的邦妮貝爾,基本上很符合一個易被催眠者的條件。
更不用提吸血鬼高超的催眠能力,他們幾乎沒有不能催眠的生物,而且也不需要讓被催眠者先進入信任與放鬆的狀態就可以執行。那是一般催眠師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催眠能力,大概也可以說是吸血鬼的一種魔術吧。

瑪瑟琳橫抱起邦妮貝爾柔軟的身體,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忽然又重重的低下頭嘆氣。

……她到底在幹嘛?
為什麼要把邦妮貝爾留下來呢?
為什麼還催眠她呢?

唉唷。
……唉唷。
…………唉唷。

這是她最討厭的。
她才不想用這種方式留下邦妮貝爾呢。

「誰叫妳這麼囉嗦,麻煩死人了。」瑪瑟琳只好對著她的睡臉這樣抱怨,好讓自己罪惡感減輕些。

難以應付。
……為什麼邦妮貝爾會變得這麼難以應付?

瑪瑟琳抱著邦妮貝爾向上移動,二樓臥房入口太小,瑪瑟琳只得左支右絀的調整兩人姿勢,吃力的穿過。好不容易上了二樓,她快速的移動到雙人床上,將邦妮貝爾緩緩的放下,然後無精打采的趴在邦妮貝爾身旁,將臉完全埋入枕頭之中。

……她確實是有點失落。

『我們既合不來,也玩不起來,連聊天都有困難』
當邦妮貝爾這麼直白的將事實說出口的時候。

……
…………
她一直以為她們勉強還是玩得來的。
她一直以為那樣拌嘴也算得上兩人友情的完美平衡,沒有人會真的受傷,也沒有人會真的感到厭煩。
……可是邦妮貝爾大概不這麼覺得吧。
她不想讓邦妮貝爾覺得煩人,也不想真正被討厭。
不管是友情、親情,還是愛情,她給予的信任總是受到傷害,所以她的感情一直都很脆弱,如果她會變得彆扭變得無法坦然的表達情感,那大概也都是過往經驗累積造成的。
因此也可以說是為了自我保護,她決定暫時不找邦妮貝爾了。
在下這個決定的時候就覺得有點寂寞,結果也真是如此,所以她找芬和傑克來陪伴,卻沒料到邦妮貝爾竟會自己找上門。

一個公主居然在深夜獨自出門,來到這麼遠,又是從未來過的地方……
……瑪瑟琳當然是不可能不覺得欣慰的。
只是那場面太令人手足無措。
邦妮貝爾的關心她又無法坦率的接受。
…………說起來還是自己的性格實在太彆扭了。

『妳明明跟誰都好。』
聽見邦妮貝爾這樣說的時候,她差點就脫口而出:『妳明明就是特別的,妳這個白痴!』

瑪瑟琳雙手緊抓住自己的頭,像要崩潰似的胡亂搓揉了一陣。

好可怕喔,居然差點就說出口了!!
超級噁心的~~!!

……還好最後只有說出後面那句。
…………雖然後來的狀況也不能說是『還好』啦,只是總比說出口來的好。
可惜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撫動怒的邦妮貝爾,她也知道故意換位子確實有些失禮(何況她還是在利用芬),催眠邦妮貝爾可以說是被逼到狗急跳牆了。


瑪瑟琳慢慢抬起頭,轉過臉看著熟睡的邦妮貝爾。
……睡著的臉龐真是和善可愛多了。

--就好像甚麼都沒變一樣。

其實……瑪瑟琳只要再一個簡單的催眠,就可以幫邦妮貝爾找回小時候的記憶。
可是她不想那麼做。
而且想起來也沒甚意義,邦妮貝爾也不知道她救的那隻蝙蝠就是瑪瑟琳啊。
……或者應該說,如果知道了也很讓人難為情吧?

瑪瑟琳偷偷的把食指和中指放到邦妮貝爾微曲起的手掌中。
那個時候--邦妮貝爾的手掌大小,大概連她的兩根手指頭都握不住吧?

瑪瑟琳小心翼翼的握著邦妮貝爾纖細的手,並且輕輕提起她的手掌放到自己的臉頰上。
……邦妮貝爾的手心依然溫暖,就像是小小的太陽一樣。

『小蝙蝠,我會一直陪著妳,妳要快點好起來。』

曾經小邦妮用稚嫩的童音,溫柔的對她那樣說的時候,
她覺得活在這個世界好像一點都不孤獨了。

……真是的,明明只是童言童語。
而且自從會讀書後就變白痴了……
真想不到長大後會變成一個和我這麼合不來的女人。
瑪瑟琳有些洩氣的想著。
就算是現在變成蝙蝠,邦妮貝爾也不可能像小時後那樣對待她吧。
……結果現在居然得靠催眠才能如此靠近邦妮貝爾。

瑪瑟琳閉上雙眼,聽得見邦妮貝爾細微的呼吸,安穩的起伏緩而長。
她像隻小動物一樣悄悄鑽進邦妮貝爾的懷裡,突然希望這個照不到光的屋子裡永遠沒有睡醒的白天。



待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Re: 謝謝你寫這麼棒的文阿

> 超棒的,好喜歡他們,希望你繼續寫下去👍

不好意思我到現在才注意到回覆
謝謝你的留言~~~我會繼續加油>U<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