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 小說家是什麼?-《村上春樹雜文集》


昨天在看書評,剛好看到書中這一段引用w(下收
想起也有人對我說過類似這樣的問題:「為什麼你能那麼清楚地理解我所想的事情呢?」
於是看到一段有趣的文字,
那就藉由村上大師為我們做解釋XDD

以下稍微把我覺得有意思的變字色w

小說家是什麼?有人問起時,我每次大概都這麼回答。「小說家,是以多觀察,但只會稍微下判斷為業的人。」
  
  為什麼小說家必須多觀察?因為如果不多做正確觀察,就無法做很多正確的描寫──例如透過觀察奄美的黑兔,想描寫保齡球。那麼為什麼只稍微下判斷呢?因為最終下判斷的經常是讀者,不是作者。小說家的任務,是把該下的判斷以更有魅力的形式悄悄(或以暴力也行)交給讀者。
  
  我想您可能知道,小說家(覺得麻煩,或單純只為自我表現)不把那權利讓給讀者,卻自己對各種事物開始下判斷時,小說首先就會變得無聊。失去深度,語言喪失自然的光輝,故事變得不能靈活展開。
  
  為了創造好的故事,小說家該做的事,極簡單說,不是準備結論,而是只細心地一直累積假設。(滬:不過我猜也有些小說家喜歡先做結論吧ww)我們把那假設,像抓起正在睡覺的貓時那樣,悄悄提起來(我每次用「假設」這用語時,腦子裡總會浮現那些熟睡貓的姿態。溫暖、柔軟、濕潤,而無意識的貓),移到名叫故事的小廣場中央,一隻又一隻地堆積起來。能多有效而正確地選出貓=假設,能多自然而巧妙地把那些堆積起來,就成為小說家的力量。
  
  讀者把那假設的累積──當然我是說如果喜歡那故事的話──暫且放進自己心中,依自己的順序重新排成個人容易瞭解的形式。那作業多半的情況,幾乎都是在自動的、近乎無意識之間進行的。我所說的「判斷」,就是指那個人的重新排列作業。如果換一種說法,那也是精神組成類型的重組樣本。
  
  而透過那樣本的重組作業,讀者可以把生存這行為中所含有的動性=dynamism,像自己的事般真實地「體驗」。為什麼一定要特地去做這種事呢?因為「精神的組成類型」在人生中並沒有幾次能實際去重組。因此我們首先必要透過虛構的小說,試驗性地、假設性地去做那樣的樣本體驗。
  
  換句話說小說這東西,如果把所使用的素材一一拿起來,雖然是虛構的=疑似的,但那以個人所遵從的順序和重組作業的流程來說,卻毫無疑問(應該)是實際的東西。我們小說家始於堅持虛構,是因為知道,很多情況可能只有在虛構中,才能有效而簡潔地累積假設。唯有透過精通虛構這裝置,我們才能預先讓那些貓深深沉睡。
  
  有時會收到年輕讀者的長信。他們很多認真地對我提出問題。「為什麼您能那麼清楚地正確理解我所想的事情呢?年齡相差那麼大,我們所活過的經驗應該是完全不同的。」
  
  我回答。「那不是因為我正確理解你的想法。我不認識你,因此當然,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如果你感覺我瞭解你的心情,那是因為你能把我的故事有效地讀進你自己心中的關係。」

  
  決定假設去向的是讀者,不是作者。故事這東西是風。要有搖動它的東西,風才會開始變成眼睛看得見的東西。……
  
  -《村上春樹雜文集》p16



再引用一次一段話(先假設前提我算是小說家的話ww

「我們小說家始於堅持虛構,是因為知道,很多情況可能只有在虛構中,才能有效而簡潔地累積假設。」


這樣大家可以停止再懷疑我寫自身經驗嗎?我堅持這是虛構的!!!XDDDDDDDDDD(北七

回到最初的問題,「為什麼你能那麼清楚地理解我所想的事情呢?」
這一切都是施主您的用心閱讀才有的收穫啊!(合掌
覺得看過這篇文章比較能夠理解了的請下面按讚wwwwwwww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讚。v-218

No title

按!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